11月15日

靈修資料 Nov 01, 2021

第15日
生命感染的成長過程
作者:葉應霖
經文:腓二25-30

25 然而,我想必須差以巴弗提到你們那裏去。他是我的弟兄、同工和戰友,是你們差遣來供應我需要的。 26 他很想念你們眾人,並且極其難過,因為你們聽見他病了。 27 他真的生病了,幾乎要死。然而上帝憐憫他,不但憐憫他,也憐憫我,免得我憂上加憂。 28 所以,我更要盡快送他回去,好讓你們再見到他而喜樂,我也可以減少憂愁。 29 故此,你們要在主裏歡歡喜喜地接待他,而且要尊重這樣的人, 30 因他為做基督的工作不顧性命,幾乎至死,為要補足你們供應我不夠的地方。

生命成長是一種彼此感染的過程。這感染不像病毒或細菌那種被動式的自然傳播,亦非填鴨式的知識背誦,而是一種代入想像的關係模式。當保羅引薦自己的屬靈兒子提摩太之後,他轉而談論腓立比的「自己人」以巴弗提。以巴弗提是腓立比教會差遣來供應保羅需要的。然而,不知是出於什麼確切的原因,以巴弗提病了,甚至幾乎死去。從支援保羅的角度,以巴弗提可謂「幫倒忙」,腓立比派他去支持保羅,但他似乎反倒連累保羅,為保羅添上憂慮。沒錯,他應該也不想生病的,所以這亦不算是他的錯吧?但從事工效益的角度,他的表現實在不太稱職,下一次,也許應該派別人,不要派他吧?

然而,保羅卻有不一樣的看法。他說:「你們要在主裏歡歡喜喜地接待他,而且要尊重這樣的人」(腓二29)。言下之意,是腓立比信徒的榜樣。根據保羅所言,甚至在腓立比教會供應保羅不夠的地方,以巴弗提已經補足了!怎麼可能呢?由腓立比教會差出的以巴弗提,怎麼可能補足腓立比教會不夠的供應?難道以巴弗提不單出力,還自己出錢支持保羅?經文似乎又沒有這個意思。

保羅經歷的這份補足,是藉以巴弗提冒死服事基督與保羅而來的。他是保羅的弟兄、同工和戰友 (τὸν ἀδελφὸν καὶ συνεργὸν καὶ συστρατιώτην μου)。可以這麼說,以巴弗提一個人滿足了保羅三個層次的願望:不單是主內的弟兄,更是主內的同工,甚至是一起奮勇作戰至盡頭的戰友。何解?原來保羅著眼的不只是以巴弗提生病背後的病理或生理原因,這些固然是重要的,但保羅敘事的著眼點,是應當如何理解以巴弗提生病的價值:他病了,幾乎要死 (παραπλήσιον θανάτῳ) ;冒着生命危險,幾乎至死 (μέχρι θανάτου)。在短短幾節的經文,保羅重複兩次形容以巴弗提「走近」死亡,作為他為基督工作 (τὸ ἔργον Χριστοῦ) 的特徵。

其實這兩次的「幾乎」,不單是為了感動腓立比信徒,亦非只叫場面顯得更戲劇化。腓立比書是一卷談論上主僕人面對苦難甚至是死亡的書卷。當某些信徒領袖在宣揚一個不用受苦的福音,以巴弗提已經率先加入了保羅的行列,藉基督超越死亡的威脅,甘心樂意地事奉。相比起提摩太,以巴弗提的感染力的確更大,因為他是腓立比教會的「自己人」。我們彷彿聽到腓立比信徒的心聲:「假設以巴弗提都做得到,我們也應該可以做得到啊!」這才是腓立比信徒尊重以巴弗提的原因。因為這份尊重不是出於客套的禮貌,而是因他活現了基督及保羅忠心至死的神學。以巴弗提的病,就是這樣體現另一個看似失敗、實則是叫基督顯大的人物故事。

「他對我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耀自己的軟弱,好使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十二9)

思想:

 要為主走近「死亡」,你認為有什麼困難?
 參照以巴弗提的見證,你可曾想起其他弟兄姊妹一些的不順利、「軟弱」或看似「失敗」的見證經歷?你認同他們的經歷嗎?在當中有看見基督的能力嗎?為什麼?
 曾為主走近「死亡」的弟兄姊妹,與沒有這經歷的信徒,你認為會有什麼分別?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