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

靈修資料 Nov 01, 2021

第23日
沒有張力,沒有動力
作者:葉應霖
經文:腓三20~21

20 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 21 他要按著那能使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把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

有些人感受不到信耶穌原來很有張力(tension)。張力不是一個人姓張,單名一個字力,張力是指,當一個人全心效忠天上基督時,他往往會跟效忠地上政權出現某程度上的矛盾、困難甚至是衝突。某些時代的張力可能比較大,某些時代的卻可能比較小。在初期教會的時代,這種張力不小,如何靠主恰當地處理這張力,不單是保羅實際要處理的牧養問題,亦是他神學信息的一部份。

但有些人看不見腓立比書有這種張力,他們以為保羅用國民或公民這些比喻,是假設信徒既然已經效忠帝國,就更應效忠基督帝國。照這種讀經的角度,腓立比書就毫無效忠對象的爭議。一個是地上的效忠,另一個是天上的效忠,活在地上的信徒,目光定睛永恆,不是就可以了嗎?地上及天上兩故事,就如兩條平行線一樣,彼此沒有重疊,沒有抵觸,沒有影響。兩個不同的平行時空。這種信仰人生,地上與天上之間的效忠,毫無矛盾可言。一點張力也沒有。比喻「天上國民」 (腓三20) 背後的文化故事,就是:羅馬公民應當小心不被外族人的差劣文化影響,我們齊來做個好市民,就可以了!

然而,腓立比書的成書處境,正是信徒面對忍受參與「帝王崇拜」(imperial worship) 的壓力。這樣,基督國度與羅馬帝國之間的關係,就會包含一種「兩者必須選擇其一」的效忠爭奪意味。地上與天上之間的效忠,就算不是水火不容,亦非萬分和諧。反思比喻「天上國民」 (腓三20) 背後的文化故事,是什麼處境能叫羅馬公民一方面大聲疾呼仇敵的沉淪(腓三18~19),另一方面熱切等候(《新漢語》, 腓三20)自己得著援助及拯救?

根據經文,腓立比書的保羅的確頗像一位軍事將領,向部隊發號施令一樣。事實上,當時的帝國公民,經常都要因應面對外敵入侵,而參與各樣「領土防禦」 (territory defence) 的戰役。唯有一個羅馬城市,被羅馬帝國以外的人攻擊,他們的市民才會熱切渴望及等候救兵的來臨。同樣,就在基督耶穌的日子,祂將回來並親自替那些身體受羞辱的信徒,為他們的身體改換一新,與祂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腓三21)。

有誰會如此渴望身體被改換,與基督受辱後的身體相似?有誰會熱切渴望救主的再來,為他們平反?就是那些敢於效忠天上政權多於地上政權的人。他們承認張力,面對張力,活在張力中。腓立比書的保羅,沒有因著這張力轉而致力顛覆羅馬帝國政權,就在這張力之中,他鼓勵你我為福音付上代價,承擔生命。

思想:

 你面對的張力大嗎?這張力正如何影響你與上主及別人的關係?
 時代當然不是信徒體會這張力大小的唯一一因素,但每個時代信主的人,又的確帶著若干共有的故事,進入教會之中。兩批教會弟兄姊妹就此張力的不同反應,你認為會影響教會弟兄姊妹的合一嗎?有什麼聖經或神學信念,可以幫助信徒之間不致陷入一種政黨相爭、割席絕交的狀態?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