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7日

牧師的話 May 25, 2020

敬拜讚美的一個思考:敬拜其實是一場靈修

不知幾時開始,一些人總以為敬拜讚美就是唱幾首詩歌,在編排上先快歌然後慢歌最後中版歌就是「黃金組合」,預先編定的樂曲,或如遇上一兩位造詣超凡的樂手,在過場位中,要求他發揮即興的技術,就是美好的敬拜。又或者,比較優秀的帶領者,認定善用經文與禱文的運用,加上自己及伴唱有著當代舞台表演的藝術奔放,再加上一點點從心而發的激發,或把握所謂某個感動點上,嗚咽/叫一聲,從而以台下的弟兄姊妹會否大聲唱頌、流淚或集體舉手作為一個指標。這就是所謂敬拜讚美的成與敗了。

但這是事實的全部(All of the facts)?還是她只是事實的部份(A part of the facts)?

如果她不是事實的全部,那麼,究竟敬拜讚美還有一個怎樣的想望空間(be sick for/desirable)?如何避免她不是變成儀式化的消費產物(Stuff of Consumerism)?她仍是甚麼或她不是甚麼(to be or not to be)她內中還能生發(multiply)出甚麼來?

湯格力認為(Gary Thomas)發現,許多基督徒在敬拜上往往流於墨守成規(extremely conservative /old-fashioned),只有例行的形式,而沒有活潑地與神交往。原因是他們不能在靈修中找到得力的泉源。

湯格力在他的著作《神聖的通道》(Sacred pathways)一書中提到與神親近的九個途徑:自然主義者喜歡在大自然中表達對神的愛;感覺主義者在敬拜中使用他們的感官,不只用耳朵,也用視覺、味覺、嗅覺、觸覺來表達對神的愛;傳統主義者通過儀式、禮拜、表徵以及固定的形式中敬拜親近神;禁欲主義者喜歡以獨處和簡單的生活方式親近神;行動主義者透過與罪惡對抗,與不公義爭戰和建立更好的世界去愛神;服務主義者以愛他人和滿足他人的需要,來表達對神的愛;熱心主義者以歡慶來愛神;沈思默想者以切慕敬愛的心愛神;知識份子則用心研讀來表達對神的愛。

他認為沒有一種敬拜以及與神為友的方式是「放諸四海而皆准的」;但可以確定的一點是,如果你不是以神創造的無偽的你去敬拜祂,你一定不能叫神得著榮耀。神要你做你自己。「父所要尋找的,是那些在神面前以單純誠實的心,獻上敬拜的人」。

事實上,如果是這樣的思考進向, 湯格力的說法讓我們可以對敬拜有一個新的想望。敬拜本身不僅是一場帶領,正確來說是一場集體靈修。意思是,帶領者不是無意義或純技術的音樂帶領,在那裡,也不是找空隙演說禱文或呼喊,而是帶領者透過詩歌或音樂,從而與一眾會眾在崇拜中靈修。

「靈修」(Spiritualis)一詞翻譯自希臘字“pneumatikos“(符合聖靈的/充滿聖靈的)。靈修的意思是源自聖靈的生活。基督信仰的靈修是以耶穌基督的精神為導向,即在養成靈修生活時一再地參考耶穌的言行和教誨,以及他救贖及解放的作為。靈修是不斷讓自己受耶穌精神滲透、讓自己變化、以耶穌的精神來營造這個世界的一條路。

靈修是一種具體的幫助,幫助我們以另一種方式來度過日常的生活。現今有許多人覺得被每天的工作、家庭以及職業中的種種挑戰壓得很重。如果我們能汲取聖靈之泉來生活,我們就能得著滋潤。正如海水漲潮的時候,看不清楚海底有些什麼。唯獨退潮的時候,海底的垃圾就看得一清二楚。生命高潮的倣候,心中的污穢總是藏得很好,當生命低潮時候,就可以看清心中隱藏的污穢。當生命低潮的時候,正是好好清理內心垃圾的時。每一次的敬拜讚美,是一場為會眾滋潤與清理,也包括帶領者自己的一場靈修。

當然,一場強調敬拜就是靈修的聚會,如果他本身已沒有靈修(簡稱日久失收),又或者,不熟悉聖經的話/沒有活出聖經的話,這就像超級跑車沒有方向盤一樣,是會失控的,台上一切聲嘶力竭呼籲的「對準神」也只是淪為一種自我催眠,但反之,如果那是一場真誠而深度的靈修,如果那是一場祈求神的臨在、更新與淨化,如果那是一場開放心靈被神觸碰的空間。

真正的靈氣,真實的神人相遇,真摯的生命遇化,那從神而來美善的力量都能歷驗。

2018年4月7日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