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1日

牧師的話 May 25, 2020

隨筆:受浸的隨想

剛剛與一教友閒聊,論到浸禮的意義是否方便用來租用教堂(因教堂大多為已受浸者才可申請),或用來死後能安葬基教墓地,或申請兒童獻嬰(因一般要父母一方能已受浸者),而兒童獻嬰則方便日後報讀學校時加5分。繼而討論,為何很多教會都對申請受浸者要求多多,既要有屬靈習慣,也要考核等。

一切的討論其實如果只停留實用性,即借場,那是一份自我矮化的低俗,我們應回到浸禮的起點,回到這聖禮的神學性中。洗禮有神學性的,信而受洗是一種正信。正信就應該受浸,是一種連隨的行為,而受浸前(甚至受浸後)應有敬虔的屬靈素質與習慣也其實是應當的。只是現代人將之矮化及輕率了,矮化為小孩入學分及婚葬二事的方便。

其實所有聖禮本身都應重視 ,包括婚禮不是點綴浪漫的氣氛,兒童受浸不是為你加多幾分,又後退一步看,如果我們想婚禮及獻嬰是以基督教為藍本,為何不理所當然自己先將主放首位而受浸?

有人說,這世俗的墜落正正是實用主義的抬頭,過度的重視摧毀了很多事物本質的美態。而吊詭的是,我們喜愛將自己俗套到一個地步,一切都是滿足自己與實用到底。

主末
牧師
2019年2月21日
在葵興的天橋上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