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5日

牧師的話 Jan 27, 2021

隨筆:
有一首歌的第一句是這樣唱的「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但願她永遠不會改變」,我印象自己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是盛放青春之年,近日有幸重聽,更覺歌詞很有意境。
我第一次與這校園初見,不夠20。
我第二次與這校園相遇,已過40。
在這裡已快一個月,有些同事問我習慣不習慣,這是一個很艱澀的問題,這裡很多的地方/人事/面孔都有一份親切感。但同樣地,廿載一別,總有些人與事出現變化,物是人非也是常數,只能說,時間真的不留人。
太太近日取笑我是一個半杯水先生,她認為我在很多的事情上都是正能量王,是半杯水的故事的代言人。誠言,說我是正能量大師實在言重,但我愛從比較樂觀的角度看待事物也是真的。事實上,過份的憂慮及悲觀對很多事情都於事無補,從中尋找意義或思想可行的方向比較實務。
正因此,我從不會說某一年是最黑暗、最艱難的一年,因為我總認為,低處從沒有底線,永遠可以更低,但吊詭的是,多灰心的氣壓下,仍有她綻放雨露的時刻。就好像我自己服事的教會,在疫情的一年下,神為我們的團隊加入了兩位好好的女同工,及一班充滿可愛風的社區幹事,我每星期六日回到教會,見到他們時而勤力,時而相聚甚歡,而且教會在過去一年,在很多的地方上,反倒多了仁愛、溫馨、同心與成長,寒冬仍然可以有點光。
同樣,聞說神學界也面對收生的挑戰,當中原因是有些人認定很多基督徒不再願意留港,也不再願意肩上重價,為主在香港這地方裝備自己。對於這評估,因我對這江湖風所知不多,了解甚少。但玩味的是,最近學院推出的課程,當中已有滿額的,又或反應良好,從而讓我堅定一件事,在移民潮下,人來人往是必然,但不代表當中打算留下的人,不再尊主為大。用我半杯水的思方法,在這環境下仍獻身的不就是基甸的勇士、決心不向巴力委膝的的人嗎?!我們何須只為教界塗上灰色而輕看了神衪自己在國度/國家下的時間表。
最近與一好友閒聊,我問他,你認為這時代需要怎樣的基督徒?他說,這世代需要有膽識的基督徒,他不要二元對立但又不會無底線的退讓,熟讀先賢歷史,也敢於在這世代中為主發光。
這句是真的,肖凌曾說「有膽,才有擔」,有時候,勇氣這回事,是視野與行動的結合,這視野不是見到,而是信心,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行動這回事,有如約書亞過約旦河的那一步。
當資本與效益主義成為我們的血液,計算成為我們的護身符,我們是很難明白恩典這回事。
當我們熱衷於以成熟、老練及閱歷示人,我們不再明白青春的精萃與可愛面。
青春不止是一張臉,青春是勇敢、熱血,青春是對未來有無限的盼望,即是她正面對一場大雨。擁有青春的人總認為他能瀟灑走一回,因為眼淚都是體會她的一部份。
今早與太太共進早餐時,我取笑她的年齡,她反問我:「阿叔,你呢」。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然後當我回到學院門口時,一樣的身驅,一樣的校門,歲月不饒人,但我仍然有一樣暫時未變的,就是那顆青青的心。
對於未來,我從不是樂天派,但我拒絕悲觀/絕望派,路是人行出來的,神就是那位開路者,基督徒都是同一位天上的老闆,在他的光影下,我求主讓我及我服事的人,都願意成為一位有膽識的人。
青春會不會有一張不老的臉?我向主祈願自己常存一顆青春的心。
青春是不是擁有一張不老的臉於我不重要,因為我感恩遇到應許永不改變的主
2021年1月25日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