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

靈修資料 Aug 08, 2021

第15日
失效的互動循環
經文:歌五2-8

2我身躺臥,我心卻醒。這是我良人的聲音;他敲門:「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鴿子,我完美的人兒,請你為我開門;因我的頭沾滿露水,我的髮被夜露滴濕。」
3我脫了衣裳,怎能再穿上呢?我洗了腳,怎可再弄髒呢?
4我的良人從門縫裏伸進他的手,我便因他動了心。
5我起來,要為我的良人開門。我的兩手滴下沒藥,我的指頭有沒藥汁滴在門閂上。
6我為我的良人開了門,我的良人卻已轉身走了。他說話的時候,我魂不守舍。我尋找他,竟尋不著,我呼叫他,他卻不回答。
7城中巡邏的守衛遇見我,打了我,傷了我,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的披肩。
8耶路撒冷的女子啊,我囑咐你們:若遇見我的良人,要告訴他,我為愛而生病。

前一段落讓我們見到男女主角在婚姻關係中的喜樂與親密的契合,然而,這喜悅之情卻並沒有延續至新婚新生活之中。

關於這一段經文,到底這是女主角的「夢境」抑或是「真實」的經歷?有學者認為這正好與三章1-4節的第一個「夢境」相似;亦有學者指出,那「敲門」的聲音是一個隱喻,暗示女主角對於與男主角能夠有深層次交流的渴望,並且,這也是導致她心裏不安定的主要原因,換言之,女主角正處於一種混亂的狀況,彷彿意識迷糊了,這正好與第8節所講「我因相思病倒了」(現代中文譯本)互相配合。

原文聖經在第2b節「求你給我開門」之後,才是新郎對新娘的四個暱稱,與和合本聖經翻譯的次序不同。而「求」更好的翻譯其實應該是一種命令語氣的表達 ──「給我開門」。有學者指出:這「門」有兩重含意:(i)實際將二人分隔的一扇門;(ii)這是「雙關語」喻指新娘身體的「門」,委婉地表達了新郎對性方面的期待,要求新娘向他敞開心扉。但奇怪的是:既然上文提及他們已經成婚,何解新郎會在外面?有學者認為,《雅歌》作者並沒有表明第2-8節乃是婚前抑或婚後發生的,事實上,《雅歌》的內容編排也並非按時序記錄下來的,並且,男女主角是否已經成婚,其實亦不是作者所關注的事情。作者所關注的,乃是這對戀人之間的情誼,並且他們那真摰的愛情及所要面對的挑戰。

再讀下去,也許問題已不在於這場景是否「真實」的發生。簡而言之,新郎希望新娘能夠明白自己在外的辛勞,並且極欲渴望回家後能夠得到新娘的回應,甚至期待著可以進入最親密的時光,因此,這一刻他帶著期待的心情、也帶著歡欣的情感回家,毋怪乎有「給我開門,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鴿子,我的完全人」這樣的一種急速、強烈的表達呢!

可是,新娘卻沒有正面地回應新郎的呼求。無論是「我脫了衣裳」、抑或「我洗了腳」,她就是要告訴新郎:「我現在真的不想喔!」有學者認為:藉著這「夢境」,《雅歌》的作者是要帶出新郎與新娘二人之間失敗的溝通 ── 對於男主角所用的言語(2b-c)和行動上(4)的表達,女主角既沒有即時回應,導致男主角選擇離去,但女主角卻又要再次尋找他。由此可見,他們二人彷彿正在陷入了互動溝通上的困難 ── 新郎的「伸手」、新娘的「動心」,甚至新娘的「起來」,然而新郎卻「轉身走了」,聖經作者讓我們見到,他們彷彿沒有對應對方的行動。

第7節是難以明白的經文 ── 何以「城中巡邏看守的人」要如此暴力對待新娘?這一群人明顯與新娘在第一次「惡夢」(三3)中所遇見的是同一夥人,這也許再一次證明了新娘在這裏所遭遇的是「夢境」而不是「真實」經歷;然而,第3章並沒有記載這種「暴力」的對待。到底我們應如何理解這一節聖經?

若我們將這一節經文放置在「夢境」之中,也許我們就容易明白了。事實上,在夢境之中,新娘後悔沒有為新郎「開門」,即使她隨後走到外面「尋找」,但卻始終沒有「遇見」,以致在外面遭遇到這些人的暴力對待。這樣也正好解釋了第8節新娘提到自己「為愛而生病」(參二5)是一致的 ── 毋怪乎,她會有如此的「惡夢」,甚至在夢中有這種難以理解的遭遇呢!

思想:

我們與伴侶之間有否失效的互動循環?這是怎樣的一種溝通障礙?事實上,這並不僅僅在於伴侶間,許多時候,在良朋知己之中,我們同樣會有這些失效的溝通經歷。想想吧!這是甚麼原因呢?

轉載自建道神學院《爾道自建》應用程式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