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

靈修資料 Sep 02, 2021

第10日
寶貝放在瓦器裏
作者:李文耀
林後四7-15

7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為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8我們處處受困,卻不被捆住;內心困擾,卻沒有絕望;9遭受迫害,卻不被撇棄;擊倒在地,卻不致滅亡。10我們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11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常為耶穌被置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命在我們這必死的人身上顯明出來。12這樣看來,死是在我們身上運作,生卻在你們身上運作。13但我們既然有從同一位靈而來的信心,正如經上記著:「我信,故我說話」,我們也信,所以也說話;14因為知道,那使主耶穌復活的也必使我們與耶穌一同復活,並且使我們與你們一起站在他面前。15凡事都是為了你們,好使恩惠既藉著更多的人而加增,感恩也格外顯多,好歸榮耀給神。

延續上文的討論(原文四7以連接詞δὲ開始,可理解作「但是」或「所以」),保羅在這裏肯定基督榮耀的福音能幫助信徒面對人生各種的挑戰和危難。這裏,保羅用了另一個類比去突顯福音和傳道者的親密關係與強烈對照:「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瓦器」是不值錢的容器,用普通的材料(黏土)製成,藉以預表人的脆弱、廉價及可被取代性。假如上文使讀者想起人本有上帝的形像,此處則使人聯想到上帝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如此創世記一至二章便是林後四6-7的背景。從這個類比可以看出,保羅深深明白到人本來是很普通的器皿而已,只是出於上帝的憐憫,這個器皿才變得貴重,可用來彰顯上帝的榮耀與權能。羅九22提到另外有些器皿卻是用來顯明上帝的忿怒,並且是預備遭毀滅的。無論如何,人只不過是脆弱、普通的器皿而已,可以隨時被上帝使用,也可以隨時被更換、取代。既是如此,一個人在上帝及其他人面前還可以誇耀自己些甚麼呢?可見,保羅是用「瓦器」去駁斥那些質疑他有甚麼資格當使徒的人,意思大概是:「是的,我只是一個脆弱、普通得很的人,根本不配去事奉榮耀的上帝,莫說要成為耶穌基督的使徒。然而,你們也好不過我多少啊!」

那麼脆弱、普通的器皿又怎可以彰顯到上帝的榮耀與權能呢?答案就在「寶貝」上面。就著「寶貝」類比甚麼的問題,學者有許多的意見和討論。按照上文下理去看,「寶貝」應該同上帝的大能有關—寶貝的作用是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四7下)。「出於上帝」這個主題在上文重複出現(二17;三5),顯示這是保羅回應質詢的重點所在。保羅強調,他與他的宣教團隊之所以能夠到處去傳講基督榮耀的福音,並在各地的信徒身上看到有美好的果效,一切都是出於上帝的憐憫與權能。如此,「寶貝」應該是指到「耶穌基督的福音」,而福音的指向是叫人相信和接受那位叫人稱義和得自由的主,至於主就是那靈(三17)。在這個複雜的論述裏面,讀者可意會到「寶貝」更像是一個包裹、套餐,不純粹是指到某一件東西。「福音」所包含的東西是非常豐富的,保羅在上文特別提到人有了聖靈以後能變成與主一樣的形像(三18),下文則進一步指出與基督聯合的人不單在形像上與主相似(譬如不行詭詐),就是生活的體驗上也與主一樣。與主聯合之後,人的生命可以散發出基督那死亡與復活的香氣(二14)。

憑著上帝的大能(叫人從死裏復活,生命得自由與改變),一個人即使怎樣軟弱無能都好,也能夠抵住一切的風浪,迎難而上:「我們處處受困,卻不被捆住;內心困擾,卻沒有絕望;遭受迫害,卻不被撇棄;擊倒在地,卻不致滅亡。」(四8-9) 不單如此,與主聯合之後,人的苦難也可發揮出拯救、叫人得生命的力量:「我們身上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常為耶穌被置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命在我們這必死的人身上顯明出來。」(四10-11) 在人看來,苦難並無任何正面、積極的意義,它的出現純粹是為了拆毀生命,叫人內心困擾,把人擊倒在地。然而在耶穌基督的身上,屬主的人卻看出苦難乃復活、成就救恩的一個前提。基督願意忍受苦難,目的是為了拯救世界,叫人在他裏面得到自由和豐盛的生命,是以,基督徒為主的緣故遭受各樣的苦難和逼害,最終也會為其他人的生命帶來益處,至少可用類似的經驗去安慰人、堅固弟兄姊妹(一4-7)。單純地受苦是沒有正面意義的,基督徒不必主動尋找苦難的經驗,然而,為著主的緣故,苦難的經驗卻可因著上帝的大能變成造就人、建立人的事情。「凡事都是為了你們,好使恩惠既藉著更多的人而增加,感恩也格外顯多,好歸榮耀給上帝。」(四15) 瓦器最終的作用是為了讓人看到寶貝有多珍貴美麗,當瓦器的裝飾掩蓋了寶貝本身的光芒,那就是本末倒置、反客為主了。

保羅相信這一切,所以也如此向人說話(四13)。沒錯,以上所講的一切要訴諸信仰去肯定,也只能夠憑信心去接受。唯獨信心(sola fide)!傳道者受苦是為了聽道的人得益處,這句話對沒有信仰的人是很難消化和理解的。耶穌基督從死裏復活這個事件,本身就需要用信心去接受,沒有客觀證據可完全證實得到。雖然如此,「信仰」(faith)還是有一定的客觀性,可訴諸信仰群體的引證。對保羅而言,他的信仰與哥林多信徒的信仰,精神上是一樣的(原文“having the same spirt of faith”也可解作「有從同一位靈而來的信心」)。於是,保羅以上所講的一切,應該是他們可以明白、肯定和接受的。同感一靈是信仰的基礎,也是使徒用以判斷真偽的一個準繩。保羅與哥林多信徒的共同信仰,是他為自己作出辯護的一個有力、客觀的根據。

思想:

基督徒在遇上苦難時需要有一個神學論述來幫助自己去面對,保羅在這段經文裏提出了甚麼提醒與教導呢?「寶貝放在瓦器裏」是一個怎樣的神學見解,當中告訴我們甚麼關於上帝、福音及信仰的事情呢?在苦難中,我是否有同樣的信心?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