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8日

靈修資料 Sep 02, 2021

第18日
能顯出上帝恩典的行動
作者:李文耀
林後八1-5

1弟兄們,我們要把神賜給馬其頓眾教會的恩惠告訴你們:2他們在患難中受大考驗的時候,仍然滿有喜樂,在極度貧窮中還格外顯出他們樂捐的慷慨。3我可以證明,他們是按著能力,而且超過了能力來捐助,主動4再三懇求我們,准他們在這供給聖徒的善事上有份;5並且他們所做的,不但照我們所期望的,更照神的旨意先把自己獻給主,又給了我們。

保羅在接著的兩章經文(八至九章)轉入另一個話題,談及關於供給聖徒的事(九1)。按保羅所言,這件事早在寫信一年前已在哥林多教會裏展開了(八10-11),卻遲遲未見完成。於是,保羅要藉此信提醒他們盡早辦成這事:「既然有願做的心,也當照你們所有的去辦成。」(八11) 關於這筆捐款,保羅在先前的書信中指出這是送去耶路撒冷的,並吩咐他們效法加拉太的眾教會,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收入抽出若干來支持這個計劃(林前十六1-4)。但是不知何故(收信人當然知道的),這件事開展了一年還未完成。是不是跟保羅被教內某些人質疑、攻擊有關呢?有這個可能性,畢竟保羅在談及捐獻的事之前用了很長的篇幅為自己的個人及擔當的職事作出辯護和解釋,足足有七章經文。保羅為何那麼緊張供給聖徒的事,非要辦成不可?一個原因是,記念窮人是他一向熱心在做的(加二10)。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要藉著供給聖徒的事讓身在耶路撒冷的猶太基督徒看到,外邦信徒真的宣認和順服基督,並有上帝的恩典充滿在他們身上(九12-13)。徒十一28提到有位從耶路撒冷來的先知(亞迦布),藉著聖靈預告普天下將有大饑荒,而這事確實在克勞第年間(Claudius, 41-54)發生了,於是安提阿教會的門徒定意要照各人的力量捐錢,並委託保羅與巴拿巴把籌集的款項送到猶太的弟兄中間去。保羅一面努力到各處傳揚基督的福音,一面把耶路撒冷的需要向弟兄姊妹分享,結果有不少教會響應這個募捐計劃,當中包括哥林多、加拉太及馬其頓眾教會。

保羅如何勉勵哥林多信徒盡早辦成這事呢?他先在八1-5舉出馬其頓眾教會的熱心來激勵他們。樂善好施應該是人的本性,不用別人的提醒也會按內裏的良知和憐恤自然去做,只不過人性還有許多軟弱,需要有正面的例子、榜樣去激發行動。馬其頓眾教會便是一個相當正面、積極的例子,他們在患難中受大考驗的時候,仍然滿有喜樂(八2)。單看這方面已是相當難得,人在極大的困難中通常有的情緒反應是痛苦、憂愁和悲傷,喜樂的感受倒是有點違反人性;不單如此,馬其頓信徒在極度的貧窮中還額外顯出樂捐的慷慨,不是按著能力,乃是超過了能力來捐助(八3)。這個非比尋常的舉動顯出甚麼呢?在保羅的眼中,這個在極度貧窮中作出超過能力的捐助行動顯出上帝的恩典臨在他們身上。「上帝的恩典」(τὴν χάριν τοῦ θεοῦ)分別在八1及九14出現,形成首尾呼應的效果。在供給聖徒一事上,「上帝的恩典」才是焦點所在,不是人的付出、樂善好施的美德。馬其頓人作出捐獻的行動,主要不是證明自己有多愛心和能力,乃是顯出上帝的恩典如何豐厚地臨在他們身上,好使他們在極大的患難和考驗中仍有喜樂作出超過了能力的奉獻。這不是出於一時一刻的意願,乃是再三懇求保羅的宣教隊伍准許他們在供給聖徒的善事上有份(八4)。如此異常的行動,若不是生命真實地經歷過許多上帝的恩典,確實難以理解。「如果我們癲狂,是為上帝。」(六13) 這是保羅的宣言,也是馬其頓信徒的寫照。上帝的恩典未必幫助信徒即時解決他們的問題,馬其頓人仍要生活在極度的考驗和貧窮中。不少弟兄姊妹在禱告中祈求上帝出手解救的恩典,忽略了上帝的恩典可通過他們在困難中作出的施予行動彰顯到別人身上,而且相比起即時解決問題,這是一個更有見證能力的恩典。恩典本是抽象的,但是通過愛心施予的行動,恩典就具體化出來讓人看得到、經歷得到。沒有行動的信心是死的;同樣,沒有行動的恩典只是空話。

思想:

除了定期作出十一奉獻,在捐助他人的事情上我參與了多少?是按著能力,還是超過了能力?保羅沒有吩咐、要求信徒作出超過自己能力的奉獻,為何馬其頓信徒仍要這樣做?究竟恩典與捐助有何關係呢?上帝的恩典如何通過教會的捐助行動彰顯出來?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