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3日

靈修資料 Sep 02, 2021

第23日
上帝劃定的界限
作者:李文耀
林後十7-18

7你們只看事情的外表。倘若有人自信是屬基督的,他要再想想,他屬基督,我們也屬基督。8主賜給我們權柄,是要造就你們,並不是要拆毀你們;我就是為這權柄稍微誇口也不覺得慚愧。9我說這話,免得你們以為我寫信是要恐嚇你們。10因為有人說:「他信上的語氣既嚴厲又強硬,他本人卻軟弱無能,言語粗俗。」11這等人當明白,我們不在那裏時信上怎麼說,見面時也必怎麼做。12因為我們不敢將自己和某些自我推薦的人並列相比;他們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較自己,是不明智的。13我們不願意過分誇口,但是我們只在神劃定的界限內誇口。這界限甚至擴展到你們那裏。14我們擴展到你們那裏時並沒有越過了自己的界限,其實我們是首先到你們那裏傳基督福音的。15我們不靠別人所勞碌的過分誇口;我們只希望你們信心增長的時候,所劃定給我們的範圍也能夠因著你們更加擴展,16使福音得以傳到你們以外的地方,而不在別人的範圍之內,以別人所成就的事誇口。17但「要誇耀的,該誇耀主」。18因為蒙悅納的,不是自我稱許的,而是主所稱許的。

讀者從上文可以看到,保羅已定了主意再到他們那裏的時候,要運用他的權柄去懲罰所有不順從的人。對於那些不順從的人,問題自然是保羅有甚麼資格說出這一番話了。正正是他的使徒身份被人質疑,現在保羅要用這個被質疑的身份和權柄去執行紀律,理據在哪裏?他的身份和權柄有何認受性呢?十7-18就是一個回答,內文提到一個有趣的觀念—「界限」。

首先,保羅指出他們的權柄是由耶穌基督賜予的,主要是用來造就信徒,並不是拆毀人(十8)。言下之意,若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階段,保羅絕不會運用權柄來懲罰人,而懲罰也是在造就信徒的大前提下施行出來,為了把人心奪回來順服基督。在主面前,保羅非常肯定自己的身份和權柄,甚至為此向那些不順服的人誇口也不覺得慚愧。我們知道保羅並不是個喜歡誇口、跟人比較的人。「我們不願意過分誇口」(十13)、「要誇耀的,該誇耀主」(十17) 可見,若不是那些愛誇口和推薦自己的人表現得太過份、咄咄逼人(十10),保羅也不需要在人前「稍微誇口」或「誇口過分了一點」(新譯本)。牧者一般都不想在人前展露自己的權柄,但是在需要的情況下也不能過分隱藏。不過問題仍然是,牧者如何能『證明』自己有這個權柄?在備受質疑之下,保羅又如何向哥林多人『證明』自己的權柄是從主那裏來呢?這個問題就帶出下文對於「界限」這個有趣觀念的討論。

「界限」(μέτρον)在原文可以指到「量」(measure)或「量度的準則」(standard of measure),在中文聖經上就有不同的翻譯,包括「界限」(和合本)、「分量」(呂振中)、「範圍」(思高)及「權限」(新漢語),大概是要表達「有個限度」這個意思。在保羅的眼中,每個傳講上帝話語的人都有一個屬於他的範圍,無論我們稱它是「牧養範圍」或者「勢力範圍」,都是由上帝所劃定的(十13)。於是,一個人無論有多厲害,影響力始終都有一個「範圍」、「界限」,不會無止境地擴張下去。更重要的是,若不是上帝許可,一個可以影響人的勢力範圍根本不存在。沒有上帝的賜予,人何來有恩賜、才幹和說話的能力?沒有上帝為自己招聚群眾,傳道者又何來有聽從教訓的人呢?面對那些喜歡用自己最厲害的方面去誇口、量度人的人,保羅用「界限」去回應他們,指出真正屬基督的人根本沒有甚麼可以誇口,就算誇口亦只能在上帝劃定的界限、範圍內誇口而已。於是,「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較自己」是相當幼稚的行為(十12)。

更重要的是,保羅藉著「界限」去提醒哥林多信徒,他們正是上帝所劃給他的範圍:「這界限甚至擴展到你們那裏」(十13) 既是如此,保羅就可以名正言順在他們身上使用使徒的權柄了。別人的範圍我管不到,屬於我的範圍亦不由得別人去干預。這就是「界限」的意思:「我們擴展到你們那裏時並沒有越過了自己的界限,其實我們是首先到你們那裏傳基督福音的。我們不靠別人所勞碌的過分誇口;我們只希望你們信心增長的時候,所劃定給我們的範圍能夠因著你們更加擴展。」(十14-15) 言下之意,哥林多人之所以聽聞福音、接受基督都是經過保羅才達成的,而他們有順服基督和熱心傳道的表現亦反過來引證這是上帝劃給他的界限、範圍。通過這段話,保羅強調每個宣講上帝話語的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影響範圍,一方面是由上帝劃定的,另一方面又要人努力通過傳福音去打造出來。牧者的權柄就從這裏建立起來。弟兄姊妹何以會聽從牧者的教導和接受牧者的督責呢?主要不是因為牧者這個崗位,乃是因為牧者是傳福音傳給他們又使他們在主裏成長的屬靈父母。只有父母才可對兒女施行管教,而管教亦是父母愛兒女的一個表現。不受管教的,就是私生子(來十二7-8)。

保羅下定主意要使用權柄懲罰那些不順從的人。為何他有這個權柄?他的認受性從哪裏來?答案就在哥林多信徒的身上。沒有保羅和他的宣教團隊,他們的教會根本就不存在。那些憑外貌誇口、推薦自己的人,其實只不過是在人的勞碌上以別人所成就的事誇口而已,沒有甚麼大不了。保羅顯然不同,就算他向自己人稍微誇口也不需要慚愧,因為哥林多教會是由他親手建立出來,他們的信仰及至從聖靈裏得到的恩賜都是上帝通過他去分給他們的(一15)。既然哥林多教會是上帝劃給保羅的界限、範圍,他自然有權柄去教導、提醒和懲罰他們當中一些不順從的人了。

思想:

「界限」的觀念給我甚麼提醒?我如何憑上帝劃定的範圍發揮自己可有的影響力?上帝劃了甚麼範圍給我呢?這個範圍可以再擴展下去嗎?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