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4日

靈修資料 Sep 02, 2021

第4日
上帝的真實證明人的是與非
作者:李文耀
林後一12-24

12我們所誇的是:我們在世為人,特別是跟你們的關係,是憑著神所賜的坦率和真誠,不是靠人的聰明,而是靠神的恩惠;這是我們的良心可以作證的。13我們現在寫給你們的話,無非是你們所能誦讀、所能明白的,我也盼望你們真能徹底明白。14你們已經有幾分認識我們,在我們主耶穌的日子,你們會以我們為榮,正像我們也以你們為榮。15既然我這樣深信,早就有意先到你們那裏去,讓你們得加倍的益處。16我要路過你們那裏往馬其頓去,再從馬其頓回到你們那裏,讓你們給我送行往猶太去。17我有此意,難道是反覆不定嗎?難道我的意願是從私慾起的,以致我忽是忽非嗎?18我指著信實的神說,我們向你們所傳的道並非又是又非的。19因為,我、西拉和提摩太在你們中間傳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從沒有「又是又非」的;在他只有一個「是」。20神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我們藉著他說「阿們」,使神因我們得榮耀。21那在基督裏堅固我們和你們,並且膏抹我們的,就是神。22他在我們身上蓋了印,並賜聖靈在我們心裏作憑據。23我指著我的性命求告神作證,我沒有再往哥林多去是為了要寬容你們。24我們並不是要控制你們的信心,而是要作你們的同工,讓你們得快樂,因為你們在信仰上已經站得穩了。

保羅既然這樣深信(原文是「在這樣的信心裏」或「基於這樣的信心」),早就有意先到哥林多信徒那裏去,讓他們得加倍的益處(或「再一次得到恩惠」[新譯本])。昨天我們看過保羅使用的辯護手法,主要是訴諸他與哥林多信徒已建立的關係基礎,相信他們可以憑良心在上帝和教會面前為他作見證,肯定他是一個坦率、真誠和倚靠上帝的人。基於這樣的信心和良好的關係基礎,保羅就打算先到他們那裏去,好使(ἵνα/so that)他們再一次得到恩惠/益處(原文直譯是「第二次的恩惠/益處(a second blessing/benefit)」)。究竟這個恩惠/益處是甚麼呢?由於保羅沒有說明清楚,讀者惟有根據其他地方出現過相同或類似的字眼去推測。不過,對昔日的哥林多信徒來說,問題明顯不在這裏,保羅再到他們那裏去固然是一件美事,現在困擾他們或部份人的卻是他改變了原先的行程。

一16提到一個行程計劃:到訪哥林多(「路過你們那裏去」)馬其頓哥林多(「回到你們那裏」) 猶太。根據林前十六5-9,保羅的打算卻是從以弗所直接啟程往馬其頓去,然後才到哥林多與他們同住一些時候(或者一起過冬),接著得到他們的送行(即捐款)後,再前往耶路撤冷。根據兩個行程計劃的比較,其實改動不算很大,分別在於前往馬其頓之前會不會先到哥林多教會。這個改變應該發生在撰寫前書和後書之間,因著某些緣故保羅改變了原先的想法,決定在前往馬其頓之前先到哥林多一次。究竟保羅最終有沒有去到呢?經文沒有明顯的交代,一23似乎告訴我們沒有(「我沒有再往哥林多去是為了寬容你們」),二1卻暗示有去到,並且是一個不愉快的經驗(「我自己定了主意,下次不再帶悲傷到你們那裏去。」)。此外,十二14及十三1亦提到保羅準備第三次到他們那裏去。假如第一次去是指建立哥林多教會(徒十八1-11),第三次是發出《哥林多後書》跟著會發生的事,那麼第二次到他們那裏去是否指著二1所暗示的不愉快行程呢?就著行程的具體問題,學者有許多討論和猜測。似乎一16提出「路過你們那裏去」真實發生了,並使大家感到悲傷、難過,於是有人在不滿和懷恨之下用保羅改變行程去攻擊他,指責他行事反覆不定,按肉體而行(κατὰ σάρκα/according to the flesh)。如果這個推斷成立,保羅書寫《哥林多後書》的時候正身在馬其頓(林後二13;七5),而他的實際行程相信是:以弗所哥林多(不愉快、令人悲傷的到訪)以弗所馬其頓(徒二十1)哥林多(第三次到訪,徒二十2-3) 猶太。

改變行程其實有甚麼大不了呢?相信攻擊保羅的人已跟他積怨了一段時間,再加上那一次不愉快、叫人悲傷的到訪,改變行程就成為他們用以指控保羅的一個把柄。平常的人又怎會把一個人改變了行程連繫到他處事反覆不定、按肉體而行呢?相信這個指控背後還有許多抹黑保羅的故事在弟兄姊妹中間流傳。這些故事、黑材料不單破壞保羅的誠信,就是由他傳講出來的真道也受到牽連,被人質疑。於是,保羅除了為自己作出辯護外,也要為他所傳講的信息作出鄭重的聲明:「上帝是信實的」、「我們向你們所傳的道並非又是又非的」、「耶穌基督從沒有又是又非的」和「上帝的應許在基督都是「是」的」(一18-20)。保羅強調,這些道理是他們所認同、「阿們」的,有耶穌基督的堅固和聖靈在心裏的憑據。言下之意,即是保羅所傳的道之所以是「是」的,是因著三一上帝在信徒的生命中工作,使他們反過來確認這道完全是真實的,並無虛言。可見,保羅還是訴諸信徒群體的經驗和見證,去為他的個人誠信與他所傳的道辯護。在這個之上,保羅也指著他的性命求告上帝作證,他去與不去哥林多的決定完全是為了他們的益處著想,去是為了讓他們得加倍的益處(一15),不去卻是為了要寬容他們(一23)。保羅的決定絕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

保羅的自辯說明了上帝的道有證明自己的能力,同時也為傳道的人作出鑑別和確認。當上帝的話語在一個信仰群體裏生根建造起來,這個群體也被賦予明辨是非的能力。人的是與非最終要由三一上帝與信仰群體去判別和釐清。

思想:

面對他人指控自己反覆不定、按肉體而行,保羅用甚麼態度與方法去為自己辯護呢?上帝的道的真實性反過來證明一個傳道者的坦率與真誠,這個認知對我有何提醒與安慰?上帝的話語在信仰群體中落實原來發揮這麼大的作用,教會應如何做好話語建立的工作呢?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