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僅有的七句話,其中一句是:「成了。」(約十九30),簡單的兩個字,古往今來,不知多少學者一直深究其所言。

事實上,不僅我們渴望知道主究竟成了甚麼,我們也是活在一個講求「成了甚麼」的時代,我們的視線總落在社會上的成功人士身上,我們的討論離不開誰成就(或我成就)了甚麼,我們的內心總以追求無止盡的成就作為肯定自我價值的泉源。

但弔詭的是,十字架的「成了」其實壓根兒充滿諷刺與感慨。它諷刺的所在點,是主耶穌在被釘之前的三年,趕鬼醫病、建立門徒、吸引千萬群眾夾道歡迎,但這一位曾是最受萬眾期待及歡迎之天子驕子,卻在人生最後的旅途,孤單地走往那十架的苦路。在那裡,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聲援他,也沒有一個人跟在他身邊,門徒及群眾忽然樹倒猢猻散。在人看來,此情此景,彷彿標誌著主耶穌過去三年半所做的一切事變得虛空,煙消雲散。你試想想,如果換了是我們,我們會說甚麼?我們會說「成了」,還是會更大的可能是氣餒地說一句「算了!」,甚或憤怒地的:「一切都完了!」

所以,主耶穌這句話弔詭的感慨點是在這惡劣的處境上,祂竟仍能一路走來,依舊清醒知道自己降生的意義與任務,試問有幾多人能夠做到?我們可能見得更多的是無論世界,甚至教會,我們都爭先恐後在將自己一刻的成就,如教會增長,急不及待地分享;又或者當我們的教會面臨倒退或挫折時,便已意興闌珊,同樣急不及待地請辭,尋找新的工場。兩者最大的特點都是以成就這外加條件,作為自我的肯定或否定的唯一指標,而不是從蒙召或呼召這內心深處的呼喚,作為勝不驕敗不餒的動力。

而「成了」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從希臘文的字根上,它有完成式的意涵(perfect tense)。但你不妨細心想想,主耶穌受死一刻,他所說的「成了」嚴格來說沒有真正成就了甚麼,而是在三天以後,祂正式的復活才是完全成就了人類的贖價,除去世人的罪孽,成就了人類的救贖大業,也成為了神與人之間的中保,也正式代表著主耶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所以當刻的成了不是主耶穌完全成了,而是祂完成了自己的部份,將主權或終極結果交託了天父,由天父施行其復活的大能。誠然,當今日很多人總糾結得失成敗繫於自己身上,總以為教會(神的國)的興衰要透過你或我的雙手去創出來,其實我們何時才能洞見,摩西、約書亞、大衛,甚至主耶穌這些被神使用的僕人,他們的強大處不是看見自己的強大,而是看見自己的軟弱與限制;他們的感動處不是將自己的恩賜最大程度地發揮,而是謙卑地懇求天父的臨在及洞見是一切的最大主權。

世間與天國的路從來都是不相為謀,世界的道路離不開成功與成就,世界的法則壓根兒是森林定律:弱肉強食。天國的道路卻是一條沒有英雄,只有僕人,沒有成王敗寇,只有忠於召命,沒有得失在咫尺間,而是注目永恆中的道路。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6年3月30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