逞強與軟弱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這事以後,耶穌知道各樣的事已經成了,為要使經上的話應驗,就說:我渴了。」(約十九28)

根據聖經的記載,當時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已經數個小時,身體不住地流血,自然會口渴。「我渴了」是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其中一句話,約翰解釋耶穌這句話為應驗經上所說。大多數聖經學者認為「經上」是指詩六十九21,詩篇六十九篇描述一位因上主而被人辱罵和厭棄的人,因此向上主呼求,並確信上主必會將他拯救。從此看來,「我渴了」的應驗,是要表達耶穌的無辜和釘祂在十字架之人的無理。雖然死了,天父必不使無辜者的血白流。

但值得留心的是,「我渴了」不僅是一件滿足預言的工具,而是痛苦的耶穌所發出的呼喊。我們可能淡化了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最基本的意義,就是祂承受酷刑帶來的身體痛苦,我們可能已看不見口渴的耶穌。

「我渴了」是一個無助者的呼喊,祂所要的不是說話,亦不是解釋,只是一點點水。雖然耶穌沒有指明道姓向誰說「我渴了」,但我們卻不能假裝聽不到祂的聲音,反之,這句沒有對象的「我渴了」更觸動我們的心靈。這觸動不僅對基督徒才有意義,對任何一個生命也是一樣。因為沒有生命會不被一個在傷痛中的生命所觸動。「我渴了」不是一個道德要求,而是一個赤裸裸的生命展現。我們的心被喚醒了,因為苦難者的傷痛也成為我們的傷痛。

「我渴了」是將自己的需要表達出來。然而,今日有很多的人,並沒有勇氣說出自己的需要,或接受別人的幫助,他們認為這是軟弱的表現。今日是一個逞強的年代,每個人都拼命證明自己的價值,我們渴望在學歷、收入、地位、金錢上肯定自己,甚至在一些教會中,也在鬥大鬥多會眾或物業。除了逞強,也是逞強。

但試問現實中,有幾多人能成為「人生勝利組」?現實的諷刺是,有幾多人反而因為逞強,而虛報學歷、買學位、扮富有、炒股總是報喜不報憂,甚至因為逞強,為自己的失敗製造一千個幼稚的藉口。更令人更痛苦的是,逞強的文化極致到一個地步,是那怕只在短短一個學年,全港已有二十個學生因讀書壓力而輕生,我們仍堅持他們不過是過度的心靈軟弱,意志薄弱,而仍然在大搞甚麼「心靈正能量」、「發揮你潛能」的講座。

如果我們認為高鐵的造價高得令人吃驚甚至憤怒,那社會及教會的逞強文化不也都是令人搖頭嘆息。如果我們認為藍黃陣營的政治意識形態在撕裂社會,其實逞強的文化,不僅帶來撕裂,也是在殺害人的心深處。

這世界的荒謬處正正在於只容得下強者,拒絕任何的弱者在那眼底下而活。但基督信仰的弔詭處就是在無能者身上彰顯神的大能,祂不介意我們示弱,也傾聽我們從心底的無能與失落。

「我渴了」是這位道成肉身,捨尊降卑的主耶穌在苦路十架中,為我們獻呈的最深分享。願我們每個屬靈的人,在信仰的路上,用不著贏在起跑線或終點,用不著處處逞強,而是在神光明的愛中,坦然面對生命中起與跌,喜與怒,歡與悲,讓光明驅散黑暗,讓軟弱化作剛強。

「為基督的緣故,我以軟弱、凌辱、艱難、迫害、困苦為可喜樂的事;因為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林後十二10,《和合本修訂版》)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6年3月21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