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男人/難人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古往今來,人對男性有著承擔家庭這任重道遠的責任,指的不僅是家庭經濟的支柱,更彷彿是代表堅強、能幹、忍耐的想望。但事實上,又有多少人明白男性內心的悲酸。

在聖經的記載中,大衛絕對是經典的風雲人物,人生才不過三十出頭,已登基成為以色列國的第一任君王,一統十二支派,並且得著萬人的前呼後擁。

但這個風雲人物在七十歲之時,他說了一句肺腑之言:「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撒下廿三5),說的是因自己一時的色慾殺害烏利亞,貪戀他人妻子,以致後來兒子有樣學樣,姦淫親妹,作反背叛,大好家庭弄得肢離破碎,或許,大衛晚年的一番話,彷彿是低訴著,他不單止為自己的錯失而後悔不已,也為他所心愛的家得不到美好的結局而忍泣。

但弔詭的是,處身在香港這片森林定律的社會,「競爭開始了,追不到也是要追」,即使你不想與人比較,但世俗的量尺仍然會以男方是否擁有物業、擁有高職位與學歷及流動資產作出評價(這是女權主義不想承認的男女社會形象與地位的不同),但這是多麼的真實但卻是荒謬的真象。而更令人感慨的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很多教育家要求父親不單努力工作,更要在家作一個接近全能的慈父,要學懂與兒女相處,要成為一個「朋友、同行、聆聽者」等一萬個我懷疑連教的人也可能做不到的「千手角色」。

這情況令我聯想到,其實現今很多對教牧的批評也幾乎如此,期望神職人員講道要出神入化、關顧要呵顧備至、管理要有遠大目光、細心得來要做事快捷而決斷,決斷得來能滴水不漏,結果換來更多在催迫下苦海救生,甚或迷失的教牧同工。諷刺的是,後現代的社會說的是解構,說的是抗拒「定型」,但原來這不過是律人以嚴,待己以寬的玩意而已。

中國人有句諺語:「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總有許多自己風光、得意之時,也有自己的遺憾、失意。並在回憶那些失腳之時,如大衛一樣,發出同樣唏噓的慨歎:「我(的家)本來並非如此的,如果我……」

但大衛作為一國之君,作為一家之主,我們可留意到,大衛雖說「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但他在結尾卻提到「神卻與我立永遠的約」。對於自己生命的缺失,他是坦蕩蕩的面對,同樣大衛也藉自己的一生,提醒我們為男人的、為父親、為人上司或領袖的。人看人生是看成功與成就,他看人生是從軟弱中洞見天父的恩手。人如何從這扭曲的價值觀走出來,關鍵是我們能看到神的永約,關鍵是我們是否願意在神的愛中,活出我們獨有的形態。

是的,即或在聖經中,從舊約到新約聖經中,我們找不到十全十美,毫無瑕疵的父親,由亞當、挪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掃羅、直到大衛等等,他們的家庭都充滿著問題,自己也有缺點。每個家庭都有他們獨有的光芒,誰搶不了誰的風頭,誰也沒有一條「成功」的教育模式。

話分轉頭,甚麼是好男人、好父親、好牧者?我總以為,這不是往外索,而是往內尋。尋的你的對象、尋的是我們的上主。誠然,要是我們的家/教會已住在「父慈子孝」、「手足互助」、「風雨同路」中,要是我們所愛的人既已明白我們已盡上了我們的努力與對方在愛中相遇,也相互明白我們自身的限制,這不已是上好的福份嗎?我/你住在哪裡?願我們都住在基督的愛中,在幻變的社會中凝望神那彩虹的永約。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8年6月15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