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誕過後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根據民數記廿二至卅六章記載,本來摩押人並不是以色列人的目標,但是摩押王巴勒對以色列人甚是害怕,故此米甸人聯手對抗他們。但有趣的是,米甸人知道不可正面和以色列人打硬戰,想施以軟攻,就派長老去向巴蘭求助,想藉異教鬼神的力量對抗以色列的軍隊。巴蘭原本是一個貪財的先知(民卅一8-16;申廿三4-5;彼後二15;猶十一;啟二14),他一直宣稱自己是屬神的先知,並且每次行動都會向神「求問心意」(廿二20-35,廿三3-12、16、26,廿四2-13),而巴蘭最經典的故事,不止是驢子攔路的故事(廿二15-35),而是在民數記廿三至廿四章中,他走上毘珥山頂上,由原先打算向以色列人發出咒詛的詩歌竟變成神的靈臨到他身上(廿四2),他竟然轉向祝福以色列人(廿二7;廿四1),氣得巴勒王暴跳如雷。

有人說:「世事如棋,每步都充滿傳奇」,也有人說:「獅子山下的精神是將不可能化成可能」,甚至也有人說:「我是基督徒,我信神蹟,所以我行出去」,或者巴蘭的故事告訴我們,神的祝福或咒詛不是用錢財或權力可以買到的,而神卻是一位幽默的主,更是那位可以將咒詛化為祝福的主,神的智慧總遠遠超過我們所想所求。

還記得小時候,讀過林肯於南北戰爭的故事,當時的人在爭論究竟上帝站在戰事的那一個陣營,林肯出了一句名句:「不是神站在哪一邊,而是我要站在神的哪一邊」。

當佔中帶來雨傘運動的風雲變色,無論教內外都因藍黃陣營而劍拔弩張,如箭在弦之時,雙方都認為神(真理)就在自己那邊。殊不如,是天意弄人,還是天父幽我們一默,竟以一種極度香港人的核心文化價值—娛樂至死的劇情:「發叔係邊」,作為進入後政改時代的一種階段的落幕。誠然,有甚麼比這種荒謬到極致的結尾令全港的市民精神為之一振呢。

當然,在歡笑過後,讓我們不要輕忽民數記廿五章的記載,以色列人雖然避得過咒詛,但迦南人以美色,讓以色列人陷入淫亂的罪困中,也進一步不自覺地拜偶像, 而弔詭的是,這主意是出自那死心不息的巴蘭(卅一8,十六)。或者,人心最容易被攻陷的從來不是外在的威嚇,而是我們心底那無止盡的慾望。有人說,魔鬼在這世代最可怕對人心的攻陷,不是讓人落入苦難或逼迫之中,而是讓人沉醉於追趕物慾與情慾的旅途上,已足夠令人醉生夢死。

但願我們的視線不只定晴於現在,更毋忘過去與未來,不用因現在而灰心喪志,或樂極忘形,勿忘昔日先賢先聖他們以基督的福音為大地帶來翻天覆地的震動。也不用因現時的困局,甚至死局而感動前路茫茫,勿忘我們的主是那位創始成終的天父,當歷史終結時,一切真相會大白,到那天神國降臨之時,神應許每個願意在塵世的歷史中,背起十架的人能分享基督的榮耀。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5年6月24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