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樸與扶貧兼備的牧養模式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香港表面上是一片可愛的福地,有很多百萬甚至千萬的富翁;但同時間,香港失眠問題亦是全球最嚴重,每五個人中有一人有失眠情況,每七個人中有一人有情緒困擾,共有卅五萬人有抑鬱情緒問題,工作時數甚至是世界之最(平均每週工作時數為五十二小時)。更令人感慨的是,過去七年,這情況並沒有隨著樓市股市飛騰而紓緩,取之而來只有愈發加劇的問題,甚至有預計指抑鬱症將於二○三○年成為「頭號殺手」。所以,物質的富裕並不能帶來安穩,反之是富足的貧窮,心靈的匱乏。在這個只講物慾、窮得只剩下價格的社會中,物慾困局的出路是簡樸。

貧窮的相對是富足,縱慾的出路其實是簡樸。簡樸不同於簡陋,簡樸與貧窮的分別是,後者是缺乏,前者是選擇樸實,甘於貧窮。

選擇簡樸 甘於貧窮

其實,簡樸與扶貧從牧養的角度,是雙生兒。正因為我深信人在基督裡要學習的不是無止境的擁有與追求,而是在主愛中學會知足和簡樸,存感恩的心活在當下。所以,我們教會既沒有、甚至從沒有以成功神學為主軸,不是因為我們貧窮,全教會的音響設備、儲物櫃、座椅等都是從不同的分享網站得來,或是其他機構所扔棄的。

甚至在傳福音的事上,我們甚少舉辦大魚大肉、任食任玩的活動,也沒有甚麼舞台效果作為敬拜的賣點,取而代之是遠離煩囂的山上露營、退修、派熱飯、深水埗探訪街頭露宿者、屋村廣場的「只送不賣」、義補、義剪等服事活動;在講壇中,沒有度身訂造的笑話,或太多的夢想人生,有的不過是踏實的面對人生變化,有的是教人不為自己而活,而是要容得下他人的人生。我們強調的是簡樸與火熱的使命人生,我們期許的是忠於所託,甘於寂寞。當一個人甘於簡樸,選擇貧窮,服事他人,帶來的力量是釋放人的眼界,找回自存的立足點。

雖然這並不是主流的牧養模式,但在以人數作為祝福的考量下,我們卻是一間約五百多人的教會,當中有為數不少的青少年人。

或者有人會存疑:扶貧與簡樸的牧養模式真的可行嗎?中國有句古語,一樣米養百樣人。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唯一的模式。我們的故事或許反映出,社區中有一定的人,他們不一定要參加美侖美奐的崇拜場所或配置,只渴望在教會這個屬於上帝的聖所中,尋找到另一種安身立命的人生價值。

怎樣堂會吸引怎樣的人

我不敢說簡樸與扶貧可以為青少年工作帶來復興,但值得思想的是,今天不少堂會吸引青少年╱成年人的方法是比世界更世界的享樂主義(任食、任玩、任叫),誰都清楚它吸引著怎樣的青少年/成年人,所以,當今天不少牧者或學者指摘堂會中有太多的消費主義者,其實會否是「有雞還是有雞蛋先」的問題?

事實上,我深信簡樸在縱慾過度的社會中,有一種為生命帶來清泉的力量,能洗滌並重塑我們人生的優先次序。扶貧者不單是幫助有需要的人,也同樣啟迪自己的心靈。特別是在當今以娛樂至死的佈道策略,以激發個人潛力、不甘現狀的牧養宣講教導,以管理學或市場營銷學作為教會增長學的潛底牌,其實我們也是時候,正如檢視簡樸與扶貧是否可以成為堂會牧養的關鍵一樣,簡樸與扶貧能否也成為人在追逐名利中的「荒漠甘泉」?

我們很感恩,每星期有兩天派飯的服事,恆常有義剪、義補,或幫老人家量血壓、上門家訪的服事;加上能認識到教會關懷貧窮網絡(下稱教關)同工,由年頭至今,我們送出了很多物資幫助社區中的老弱或貧窮家庭。最後,在路加的筆下,主耶穌是那位走遍各城各鄉、接觸孤寡老弱病患的愛者。傳統的理解是,我們要以富足者╱強者的姿態去服事那缺乏者╱弱者,但主的智慧在於,當你走在邊緣上,你拯救的不是他者,而是自己。在向所謂弱者施予愛與關心的同時,神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人生路,在那裡,是生命的更新與梳理。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5年5月31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