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與奉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捐獻與奉獻,一字之差,兩種概念,兩個意境,兩種價值。

捐獻是將自己不要的或過剩的(如金錢、時間與才幹),無傷大雅的予人分享。就像捐款賑災、捐贈舊衣、星期六、日在街上買支旗,或即興參與義工服務等。捐獻後彷如完成一種道德責任,再無牽掛。

奉獻不是分享,而是付出;不是無傷大雅,而是掏心掏肺;不是將不要的施捨,而是拿自己最珍惜的出來。捐獻是出於對受助者的憐恤,而奉獻則是對奉獻對象的一份崇敬。

「上帝本應是生命的中心,而非邊緣的上帝……基督呼召人來追隨祂,是要他背十架跟隨祂去死。」——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如果死代表著一種奉獻的精神,那麼見證與異象壓根兒就是奉獻。

見證的希臘文是martyrion,英文是martyr,即「殉道」之意,蘊含犧牲的意思,沒犧牲根本不構成為見證。同樣,異象是指上帝向我們發出的呼召,召我們為天國的事情而擺上,在過程中必須學會將舊我捨棄。

「Choose to serve還是Choose to be a servant」,異象(vision)╱使命(mission)╱個人恩賜(shape)是基督徒的老生常談。但我總常憂慮的是,究竟我們在言說(宣告)之時,對言說背後所指涉的人生定位,是自知,是在乎或是不置可否?

Choose to serve與Choose to be a servant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很多人在參與事奉時,總論及「我覺得自己最大的呼召是某某方向,我覺得我的恩賜很適合某某崗位,我想建立甚麼……,我認為在那……」,你不難發覺他們共同之處是「我選擇╱我認為╱我想參與這事奉……」。這種Choose to serve(選擇服侍)的態度,在本質上與捐款的沒有任何分別。

但聖經給我們更高一層次的事奉態度,就是學像基督,成為上主的僕人(choose to be a servant)。

雖然這層次仍是由我去選擇成為僕人,但不同的切入點是,從今起,我看重的不再是我的潛能是否被盡用、我的夢想能否落實於教會群體中、我是否已懷抱那個人化的遠景,而是不論在哪個崗位服事時,我先求的是主人的喜悅。

「Let God be God」——卡爾巴特(Karl Barth)提醒我們,當一個人的生命真的與上主相遇(encounter)時,我們不應也不甘停於「捐獻」的人生,而是走往「奉獻」的定位。

讓我們不妨問問自己,在屬神的路上,我過著是「捐獻」還是「奉獻」的十架人生?

同樣,十月十七日被聯合國定為「消除貧困國際日」,以推動世界各地關注貧窮,本地不少教會也響應參加,甚至將十月訂為扶貧月。誠然這是一件美事,事實上,在網絡的世界,不難發覺很多人看起來彷彿非常關心社會的貧窮,甚至大放厥詞地指責教會的不足,但究竟有幾多人言行合一?這實在值得思索,其實批判總比建設易,說話總比行動來得高尚。難怪有人戲言,今天整個社會都散發著一種無重量的泛道德年代,甚至一些基督徒也淪為「鍵盤戰士」。

最近,我接待了一位我很欣賞的年青神學教授,他感慨地說,基督徒不是不會祈禱,也不缺為社會情況祈禱的,但缺的不是禱告的聲音,而是所禱告內容的真切行動。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5年10月26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