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火柴的少女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近日的某個早晨,小女期望我為她講一個故事,我當然樂意配合。殊不知,她順手拿了一本名為《賣火柴的少女》的書給我讀。故事是出自安徒生的手筆,內容大概是這樣:

「在一個寒冷下雪的除夕夜,有一位小姑娘在街上兜售著火柴,女孩從小就失去了母親,可是一整天也沒賣出一根火柴,沒賺到一分錢。她不敢回家,因為害怕繼父的打罵,而且在家中的冷風也會從有破洞的屋頂吹進來。街上的人忙著準備過新年,都假裝沒看見小姑娘。小姑娘離家時穿著母親的大拖鞋,但在她閃避兩輛疾馳的馬車時卻丟失了,於是她只能赤著腳在街上走著,雙腳因冰冷而發紫。

時間愈來愈晚,小姑娘的火柴還是賣不出去。她雙手快要凍僵,所以她決定用火柴來取暖,當她點燃第一根火柴,看見了暖爐,接著她點了第二根,她看見了燒鵝大餐,緊接著點燃第三根,看見了有著華麗裝飾的聖誕樹,雖然只有短暫的瞬間,但是她看見了許多她想要但卻未曾擁有的事物。聖誕樹消失時,樹上的燭光昇上天,仿如天上的星星。她看到有顆流星墜落。她想起唯一疼愛她的人,就是她死去的奶奶對她說過,流星墜落時就有靈魂飛到上帝那裡。此時,小姑娘心想如果能看見奶奶就好了。

當她點燃下一根火柴時,她見到了她最希望看見的奶奶。為了不讓奶奶消失,小姑娘焦急地把所有的火柴都點燃了,只見奶奶對著小姑娘微笑,伸出溫暖的雙臂,抱著小姑娘,帶著她一起飛往充滿亮光和歡樂的天上,再無凍餒困苦,因為她們與上帝同在。

元旦的一大早,人們發現小姑娘倒在街上緊抱著燃燒過的火柴堆,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已經沒有了氣息。他們不知道小姑娘所看到的美麗景象,也不知道她在何等的光輝中,和奶奶進到新年的歡樂了。」

我其實一邊讀此故事給小女聽,一邊有一種讀不下去的感受。讀不下去除故事的悲劇令人難受外,令人感到心酸的是,我覺得這不是故事,而是真實得可以。

當這個社會,有人可以將長者往天台以集中營般的囚徒方式洗澡,有人在地鐵內以比粗口更難聽的說話辱罵人還揚揚自得,有人公然在立法會內說搵錢比追求民主價值更重要,甚至有人漠視社會愈來愈多「青貧族」仍一幅道貌岸然的提醒他們要學會儲蓄二、三千元。

或者,賣火柴比起社會上早已被人遺忘的人有一點是較為幸福,她有一根又一疑幻似真的火柴夢,有時,難得發一個被人嘲笑的夢總好過面對空洞無望甚至絕望的現實。

同樣,昔日,雅各書一樣提到教會內貧富懸殊的問題(五16),及信徒間漠視貧窮教友的需要,被使徒雅各狠狠指斥。

有言道:「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只可惜,這真是一個弄虛作假的年代。你要求別國面對歷史,你自己卻說不過是一小段「歷史回憶」,最令人不堪的是,那些巧言奉承的人竟說軍人因為那「歷史回憶」而為國捐軀或受傷的行動是最無辜、最英勇。

如果賣火柴的少女令我為故事那貧富懸殊的社會狀況感到痛心,今日社會中那些言辭巧令的人其實同樣令人嘔心。

「......『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甚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二16-17)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5年6月5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