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暗黑的十三年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這是一個論及夢想及發揮自我的年代,每個人都渴望尋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處,即或在教會的圈子中,近十數年間,尋找恩賜(shape)彷彿是不可或缺的靈命塑造之旅。說到底,人期許自己在最合適的崗位中事奉神,人期許在那裡得著最大可能的滿足感。但值得思想的是,甚麼是從神而來夢想╱呼召(mission),又甚麼是位份(position)?
  根據聖經記載,約瑟生於主前一七○四年,死於主前一五九四年。創世記共五十章,自卅七章至五十章,除卅八章外,其餘都是記述約瑟一生的歷史。約瑟生於雅各家,本為雅各第十一個兒子。在十七歲的那一年,先發了兩個異夢(mission)後,不幸地被十位同父異母的哥哥出賣,把他賤價賣予以實瑪利的商人,同年在人肉市場中,他被法老的護衛長買為奴隸。輾轉三年間,在二十歲那一年,成為波提乏家中的大總管,但因他拒絕被波提乏的妻子色誘,結果反被屈枉而成為階下囚。在入監的八年間,約瑟因表現優良,在獄中得到司獄的信任甚至為法老的酒政和膳長解夢而讓酒政官復原職獲釋。只可惜,曾許諾出獄後為他申冤的酒政忘卻這往事。直至三十歲那一年,因著法老再次要官員們解夢,酒政才終於想起了約瑟。極具戲劇性的一刻終於出現了,約瑟不單為法老解夢,並且成為了埃及的宰相。
  對於約瑟的一生,固然兄弟重遇及以愛助恨的情節令人感動與回味,但更叫我細味的是,當今日很多人總以為得著從神而來的異象,就意味成功與順利必會伴隨的老調子,明顯是不完全正確的。約瑟足足等待至三十歲的那一年,才經歷那夢的真實發生。他苦苦掙扎了十三年,才在多番高低起伏中,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誠然,約瑟的生命其實是在告訴今天每一個持守從神而來的召命與價值的人,呼召從來不是一蹴而就,也不能╱不應輕易放棄。我總以為,人之所以能經驗從神而來的賜福,關鍵不在於神的時間表,關鍵是我們有幾多的耐性,有幾願意在百般的試煉中,行事為人仍要蒙召的恩相稱。面對如約瑟生命中難以言說的劇痛:被家人出賣、被同工冤枉、被淪為階下囚、被兄弟背信離棄,痛至一個地步,約瑟為自己的長子取名瑪拿西,就是「忘卻」的意思(創四十一51),那種忘卻不是因為他真的忘卻,要是忘卻,他就不會當兄弟重逢時,一共七次的嚎哭(創四十二24、四十三30、四十五2、14-15、四十六29、五十1);取名更實在的是,是約瑟懇求主的醫治臨到他的傷痕中。
不以惡毒還惡毒,不以暴力還暴力,要以愛勝恨,以柔軟的心去面對際遇中的艱難,有人說,這是一種選擇,但我總以為這是屬神的人,唯一去克勝心中毒害的生命之道,我總以為,人從來是帶著傷痕去事奉。
  同樣,約瑟也叫人慚愧的是,在他飽經風霜的旅途中,無論是作牧羊人、奴隸、囚徒甚至宰相,他都總能令人刮目相看,表現優秀,在每一個崗位中都恰如其份,甚至人能從他的身上,看見神的同在(創卅九2、3、5、21、23)。或者,他的生命也在提醒著我們,無論是帶職或全職的事奉者,在今天只求最大程度發揮自己的年代,面對一些並未如人意的崗位或職務時,我們能靠著神,忠於所託,甘於寂寞否?也洞見屬神的人學會在各樣的事上,讓人從我們見到神的榮美,更弔詭的是,這壓根兒才是生命的見證之所在。
  誠然,人無完滿,事無完美,或許我們也如約瑟一樣,很多的際遇╱工作╱崗位不似預期,或許我們的呼召彷彿仍在漫長的暗黑中,不知何時到天亮;甚或,更叫人失意的是,邪惡的力量看似當道,氣焰迫人,令人生發出怨毒、仇恨或報仇的心。但願我們每一個屬神的人,仍能堅信神的心意總是好的,也願我們洞見與尋著生之為人的氣度與存在的意義,也深信,人在召命的旅途中,不是計算而是放手,不是卻步而是跨越,跨越生命中每一個不可能的界限。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7年11月3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