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誰榮耀為誰狂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根據二○一四年的數字,全球國家財富分佈,按人均財富計,排名第一的不是美國,她甚至比香港落後;香港是全球排名第六,達163,706美元,而當中至少有五點六萬個千萬富翁。

面對這種社會氛圍,不少堂會本身似乎也傾向於配合世界的文化,宣講的是「健康與財富神學」或「榮耀神學」,他們或者以為在所謂最發達的資本主義或經濟自由體的社群下,宣講成功之道才能吸引最大群的慕道者的前來或轉化,以居上不居下、為首不為尾的信心作為治會及屬靈教導能為教會帶來復興,也是最感動人心的不二之法。

誠然,如果我們說榮耀神學能讓人的心更樂意歸向神,以致令很多牧者或堂會都前仆後繼地,一路向前:無論本身的地方大小如何,小則都要購置最大程度的音響配套,燈光配置,舒適的座位,將講台變成舞台,務求讓每一位教友及來賓得到視覺、聽覺及觸覺最大程度的滿足,大則買地建堂,以樓層的多少去考量對神的信心與期許的興旺。

為了建最大的教堂獻給神,即使被報紙揭發在幼稚園收生面試時,主動向家長提出捐錢支持建堂的醜聞(雖然,有些主事人總會堅持捐錢的多少與收生面試沒有任何直接的關係)。為了尋找最能在世界上榮耀神的人,每年的DSE,會竭力尋找不一定是教會最敬虔、最願意為主背上十架的人,但肯定是全會或團契的優材生,然後大肆鼓勵他們上台分享見證,達到所謂激勵後輩之效。

但有言道,理想與幻想僅一線之差,二○一四香港教會普查研究告訴我們,原來全港共八百九十七間,佔總數69.7%的教會,人數少於二百人,有38%是一百人以內的。誠然,如果我們說榮耀神學能讓人的心更樂意歸向神,其實榮耀神學的背後,壓根兒是深信追求成功就是作為增長╱復興最大的力量,但諷刺的是,如果有69.7%的教會不多於二百人或以下,究竟神的「榮耀」或成功神學只能吸引人到這個地步,定或是,榮耀神學其實更現實的是,她未必適切所有教會,又或者,在生活及精神壓力驚人得可怕的社會中,更多人是厭倦或疲倦了,甚至,其實她從來不是唯一的跑道?!

當今天不少議題仍然年復年討論究竟教會如何為神「做到嘢」,或如何牧養後雨傘運動信徒、如何振興宗派的青少年事工時,其實仍然逃不出世界的一套,即如何令自己更大更強更快,如何在弱肉強食的世界中佔上一席位。

我無意否定要為主收割的美意,但除了成功,也讓我們毋忘成聖之道,成聖之道不獨是自我檢視,成聖是容得下他人,是叫那屬神的人指向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二20-22)。

當我們的眼目不會為那扭曲得可怕的兒童寫真集而悲歎;當我們面對含鉛水的居民時,覺得他們小事化大,還反嘲食皮蛋都一樣含鉛;當我們覺得網上只是充滿一大堆只識用手提電風扇的廢青,不理也罷。或者,對一些人而言,所謂基督的十字架,不過是掛在頸項上,讓人艷羨不已的飾物,而不是那受苦與為他人而活的十字架。

榮耀神學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因為它讓你深信,在那裡,你可以享受塵世的掌聲,在追求的過程中,你沒有太多的犧牲,就能得著最尊貴的待遇,甚至,名利雙收,怎不叫人醉生夢死。但這也不正正是世俗至極的「滿足閣下的個人慾望」屬靈包裝版嗎?

基督信仰的弔詭的地方是,在信仰的歷程上,人要學的,不是尋找、肯定或滿足自己,而是「捨己」,為神捨棄自己的慾望。沒有充滿計算的服事考量,在那裡,是只有那甘於放下自己的權利,並肯定他人尊嚴的的十架神學。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5年8月31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