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至死的可怕

一迦之言 May 25, 2020

這是一個娛樂至死的社會,甚麼也娛樂化,賑災需要娛樂,捐贈器官需要感人的劇情,返主日需要感人的故事/音樂,甚至關心時事或政事都同樣需要娛樂,沒有娛樂成份,人沒有動力去理會,去關注。

當早前各大報紙的頭條是梁家小姐的消息,我們相當好奇他們的一個擁抱,一個微笑,一個留言,一句「天下父母無不是的子女」,成為我們茶餘飯後的焦點,甚至是「唯一焦點」。其實不妨問道我們的世界需要的是不是只剩下娛樂?

那邊廂,機場三跑已正式通過行會出台,「伊斯蘭國」已經開始在香港派傳單招攬同道中心(弟兄姊妹,我要在此指出,請不要再用「悄悄崛起」這類非常淡然的形容詞去形容「伊斯蘭國」,因為她現時佔據的版圖比英國還要大),曾是「我最想住的地方」瓦努阿圖經歷了歷史性的巨大風災,滿目瘡痍,歐洲經濟又再次進入低迷,美國共民兩派再次開始進入大選前的選戰佈局,奧巴馬置昔日中東同盟以色列於不顧,與伊朗開展富標誌性的兩國會談。如果說,梁家的一舉一動令你「娛樂至死」,世界縱局每一小步,其實不更是左右我們的每個人的真正終局?

或許,我們不得不承認香港是一片可愛的福地,沒有戰爭,沒有饑荒,沒有太多的政治下三手流的逼害,以致足夠我們如樓盤廣告所言「花得起,矜貴地」。但幣總有兩面,沒有對政治時事的通局,沒有對世界的關注,沒有對自身存在的危機感,你可怪不得為何你總不夠那些漫天遍地面書所諷刺的專才與優才、強國或弱國人所競爭,因為誰都知道,一個在中學時代只顧上堂派紙仔、「傾閒偈」、玩間尺,落堂只顧打球、望海、唱K的同學仔,注定不會有太好學業終局。

同樣,早前有基督教機構對全港教會進行調查,不少評論的焦點都指出青少年及大學生流失情況十分嚴重,我對此不以為然(因為當整個文化變成自娛,不關心得救靈魂的多少並不是希奇事),反而,整份報告有一小段是最令我感慨的,研究指出教會用於服事貧窮人的支出,只有約一成堂會以多於5%堂會支出服事窮人,另有近五成堂會沒有相關支出。(香港教會更新運動「二○一四香港教會普查」)

你可能驚訝,何以一個教會的存有竟忘記孤寡老弱的需要?甚至你可能以一貫非常典型香港人的泛道德主義的論述去提問:「這還是教會嗎?」,然後又放在甚麼討論區或奇聞錄來嬉笑怒罵一番。

我的看法是她們真的是教會,她們忘記不是「她」真的忘記,而是「她所屬群體中的群體/個體」徹底忘記。神沒有忘記,只是屬神的人忘記了,當整個文化(甚至教會文化)剩下的是自我滿足,壓根兒與我們今日不少人的生活常態不謀而合,追逐個人用品或家具的新穎,享受感觀及食慾的享受,沉醉於無止盡金錢的累積。當代人不少返教會,也同樣追逐音響、嬰兒室或各式各樣的服務配套。教會群體的自我滿足正是淪為只講佈道,不理基督信仰在社會中應有的角色和影響力。所以,扶貧在他們的眼中算不得甚麼好課題,極其量變成交代教友或執事會的「配菜」,是可以「理解」的。

故此,或許我們不得不坦然承認一個可能的事實,娛樂至死的可怕,是我們的眼界不是容不下,而是根本不曾放得落對宏觀的世界的視野與張力。

我無意全盤否定娛樂對人的好處,也無意對沒有在服事窮人的支出上有所為的教會作過份苛責與批判。或者,願我們的眼界被主豁醒,關心世事,照顧孤寡從不是律法,而是生命之道。在那裡,不是轄制,而是釋放,不是重擔,而是輕省,不是杞人憂天,而是早作預備。擺脫愚昧,進入智慧。

面對世界的波濤洶湧,面對權貴或人心的貪婪,面對那讓人溫水煮蛙的生活試探,人需要的,是勇敢向前行。人需要的,是在神的面前立定自己的腳步,我們需要聖靈,真心渴求在主的臉光與恩典下構建我們生命,不落在膚淺與俗套,而是深度的屬靈視野與果子。

「通達人的智慧在乎明白己道;愚昧人的愚妄乃是詭詐」

鄭家輝牧師《同文收錄於2015年4月1日 時代論壇》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