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組長的隨筆(七)

小組Q&A May 25, 2020

十號風球

在颱風日,早上外出事奉,下午與女兒共聚,她又教我唱一首英文詩歌https://youtu.be/sL1DNipyurM ,她問我「I ask u how many time will you pick me up」,我說妳太重,我盡力。

承擔一個人的生命說易難行,承擔不止在舌頭,更要在生命上願意同行共處,更是風雨同路,需要的往往的不是能力,而是一顆心。但有時牧養都會疲倦,乏力或無力,同教養一樣,會勞氣,灰心,竟然人可以憑甚麼行下去,是責任?是愛?我會說是恩典。

正如我自己在尋日的講道中也提到,沒有人有義務要接受我們所有的情緒垃圾,我們不敢向上司或新相識的人發脾氣,但我們卻往往罪性地向最親近的親人與朋友「毫無保留」地表達,結果是兩敗俱傷,駟不及舌,但幸好人可以有出路,這出路是這位愛我們到底的主能成為我們情緒第一波的傾訴者,也成為我們生命中最大的支援與安慰。

在風球下,望見新聞中有很多災情,感覺很無奈,其中小輩服事的學院也受重擊,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36151/颱風山竹-3層高巨浪撲長洲民居-食水管爆-全島疑無食水供應,聽聞有些同學沒有食水供應,他們正在孤島中,我能做的是代禱,也求主讓他們在風雨中守望。

但吊詭的是,在網絡中總聽到有些人埋急中電及政府的不力,打電話於999沒有人接聽,中電維修速度慢,或港鐵無用,一方面我明白他們的焦急,但也不妨多點體諒,不以受害者自居。當然,有種人總會將自己看成為受害者的中心,他的苦難是最嚴重的,以致當不順意時,就認為世界虧欠了他們,在他們的口中往往就是「不公平、不理解我、不公道」,這受害者的獄牢不單令他自義,更加是苦毒與埋急,將自己也將身邊的人拉向無止盡的苦澀中,再多的恩典也看為理所當然,當然,這種心態的基督徒對神也只有柯索及埋怨,甚至他們心底的埋根兒是不寬恕神的一位。

最後,人生難免遇上風暴,或者,我們在風暴後是多了一分心連心,同行,欣賞與感激,還更加是成為網炮、埋怨與苦毒,這需要我們從主而來的修養,也或者如今日在最強風之時,與女兒面對橫風橫雨,她害怕得緊擁著我。

又或是今早粉嶺家的同工與弟兄姊妹在狂風下完成崇拜及平安回家,瘋狂的車程足成為一生難忘的回憶。

一切一切,若能存美善的目光,何嘗不妨成為我們在風暴中美好的回憶?

風暴終究是際遇,際遇沒有絕對的好與壞,而是我們如何將這一個際遇用一個良善的眼光重構而已。

牧師
寫於2018年9月16日 陪伴女兒的床邊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