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組長的隨筆(十九)

小組Q&A May 25, 2020

有人說,人生是甚麼?人生就是在你工作的地方用尊嚴換金錢,再在你消費的時候用金錢換返尊嚴的感覺。

昔日主耶穌基督已經指出一個問題的方向:人除飽食三餐之外,難道沒有其他重要的事嗎?他說:「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

讀博士是甚麼?其實我不清楚,因為讀的人不是我,但作為一個支持與旁觀者,無論香港到愛丁堡,的確有部份人讀博士的原因並不是那麼清心,內中有為自己能獲取更多人間的食物作為推動力,有的是為了在教會內得到更大的肯定,有的是為了升職/鞏固現有身份,當然,人間總是混雜各樣的可能性,並不需要全盤的二元化,但我們一家常常互勉的是,可以的話,清心是我們的想望。

哈佛大學工程及應用科學學院前院長的著作《沒有靈魂的卓越》(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膾炙人口,此書可以說是為一向追求高分數著稱的高等教育界當頭棒喝。劉易斯教授說當代大學教育往往追求卓越,吹捧擁有最高的分數,最好的成績的尖子,但他認為哈佛逐渐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教育的初衷。最簡單的例子是他們教學生寫cv是在吹噓自己,無人會教學生學習謙遜的美德,其實違反了教育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精神。正正是這種追求声誉还是研究成果、捐款数目的思考方式,最優秀的畢業生都去到全世界最響往的华爾街的金融機構,最終,雷曼事件很多幕後黑手都是這群精英中的精英。沒有靈魂的卓越(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是可以有很實際,但很恐怖,人人都不想要的後果。

今次在英國時,收到一位好友的來電,說有一位青年同道在新入職的工場中不止一次向人介紹自己曾是我的門生,更萬分熟悉我們教會,故刻意問道事情的真確性?我向朋友笑說,愧不敢當,末不過是微塵,並輕輕補充一句,一般教友或認識我的朋友都大慨知我的個性,就是無咩必要不要話識我,而本會風格如一般女性,女人心,海底針。事後與師母有所感慨的分享,這真一個愛cv的年代,有人用牧養人數來証明自己是一位好牧者,用跟過誰來作為手藝的明証,用做過甚麼位份來肯定社經地位。但其實需要嗎?或者這樣說,世界需要都勉強算了,連在教會服事都用如此的手法,其實是一種悲哀來的。

今次返英返港,終能一家重回香江,待港一年後,指望明年回英作最後沖線。

最難得的是,我們一家人去了一轉三日的法國玩樂一下,其中一幕女兒話米奇老鼠好慘,由早到晚都要好投入開心咁俾人影相。能看見另一個事實,看到人地的艱難,看到世界的一個實況,其實是可貴。我也反問自己,我們有時都應該問問我們眼中會否只看見我們擁有的快樂而看不到賜我們一切豐盛的神, 我們又會否看神太過狹窄, 太過膚淺。

經過一年多的生活,愛丁堡的教友知悉我們今次會較長時間才返去,他們設宴歡送我們,實在不勝感激,並且他們當中不斷有人問我們會否有天長留愛丁堡,而席間忽然有人提,牧師在香港已有很好的發展,他們教會又細又遠,怎會肯屈就?

其實如果只要照用心傳福音,一個牧者用心傳道,細可以變大,很多教會細的原因大多只有一因,不再熱心愛靈魂而已,或沒有了彼此相愛的心。

這年頭確確實實一些人將牧職異化了,將牧職用人間職場觀來看待,以致出現了事業線的思考方法,當我們將職場的管理學/文化應用於教牧中,故此,有些人真的尋找工場時,除了口中所謂神的呼召外,他們會關心人工如何、何時按牧、有多少權力、又有多少福利及多少發揮空間,其實不妨撫心自問,我們是不是弄錯了牧職的本質?教會幾時變成了職場?教會幾時要變成某人的事業線?牧職的本質不是牧養教會及以僕人的心服事信眾,為何反過來,牧羊人要問羊群,你有甚麼好處讓我留低去牧養你先?這麼下去,究竟是誰服事誰?

下筆之時,在機場問道女兒,喜歡愛丁堡/法國/倫敦/紅磡/粉嶺/將軍澳/大學那裡多一點?她說,我最喜歡同爸爸媽媽一起,去邊都無問題。望住女兒,不知是不是我們真的流浪太多地方,她對很多事情都不執著,所以後遺症是不見左甚麼都毫無所謂,太太直笑她如廢青一樣,生活並無大志向,但有時望著她又學到智慧,其實,人最大的苦惱不是說話太多,安靜太少,志向太多,清心太小。

太太最近分享給我的經文:Zephaniah 3:17, “The Lord your God is with you, he is mighty to save. He will take great delight in you, he will quiet you with his love 默然愛你, he will rejoice over you with singing.”

「he will quiet you with his love 」是多麼重要的提醒,多謝你們每位過去年多的支持,請你們也繼續為我們一家代禱,讀書的似個讀書人,牧會的似個牧者,廢青的似個廢青,對我們來說,很夠了,這是最好的尊嚴。

主末
牧師
寫於荷蘭機上
一月十日

廢青不代表無能力
轉眼已坐了年半多的機
感激同事們及教友的耐性
日前有一教友收到我安排的物資轉贈後急電我,說以為物資轉贈者知我是牧師所以漏口向他說句鄭牧師令對方驚訝。我回答他說,不打緊,有時做鄭生比囉住牧師身份去幫人更加看到人間百態及開心的。
我個女最近問我全球有幾多個牧師,我說應該上萬,她說,咁多?我話,有咩出奇,你大叫一聲daddy,大把人望過來啦,牧師個名不是用來搵食/揚名四海,只是代表你是某個群體的屬靈爸爸而已,也僅此而已。
所以我一向歡迎不是非我牧養的人叫我鄭生/家輝/小輩/喂/微塵。
其實是我同女兒先行返港,太太今週要完成講道後翌日返港。重聚不能大過事奉是我們的原則。
小女離開機場時,不捨得媽媽及愛丁堡所以哭了
落機後即要連隨晚上去一教會講課,真正搵命博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