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組長的隨筆(十七)

小組Q&A May 25, 2020

聖誕節前的今天,是教會的會員大會,每年一次數算神恩的時間,每年的數算,彷彿好似一位學生收到年度的成績表一樣,今年是比較特別的一年,最起碼在我眼中如是,因師母在英國讀博士的關係,我接近一年的時間,每月來回奔波於港英兩地,有時候連我也搞不清我是返英國還是返香港,並且我有著學院的服事,又要打理三間分堂,加上帶著女兒奔波的生活,回想起來,我也不知為何能胡裡胡塗地走了這麼多的日子。

感恩的事,師母終於明年返港繼續書寫她的論文,直到2020年會再赴英提文論文並口試,我們一家人終能三劍合壁,原來,幸福真的從不是必然的事。

但更感恩的事,教會今年的決志人數是三年之冠,是年共有75人決志,而且更奇妙的是,無論全會的聚會人數及奉獻總數,都有上升,並且今年4月更加租了粉嶺祥華商場的二樓作崇拜禮堂,故我也不禁在大會中分享,似乎教會不再需要我的帶領,我應可提早退位都可以了。

一個只有5歲的教會,就好像5歲的小孩一樣,談不上成熟,沒有甚麼可誇,我與大家分享,我們無論是新領袖的興起,家長工作的更大需要、初職的關顧以及青少年的工作,我們都仍要在主裡得著更大的智慧與恩典。

醫治的愛https://youtu.be/g49QATzM_68 是我近期一首很喜歡的詩歌,詩歌提到「在泥濘深谷中,你領我走出來,我跌跌又撞撞,是你扶我站起來,
我滿身是傷痕,你將我抱起來,我在你的懷中,甦醒過來。耶穌的愛,醫治了我的心,破碎的生命,完整起來,心中又燃起,光明的期待,再一次,勇敢將自己敞開。」是真的,我們本是罪人,在泥濘深谷中,也跌跌又撞撞,是誰願意救我們?是誰願意將我們的生命重整起來?又是誰是那位醫治者?聖誕節對我來說,是帶著一點悲情的感覺,想到這位神子竟願成為一個嬰孩,為的不是要受人擁擠,而是來到世間,受盡百般的委屈,真箇是這份恩情實在難以償還。

在會員大會中最後的領禱,我也有感而發地向天父訴說我並不是一位好的主任牧師,生性孤僻,不愛辭令,也有著崇高要求的人,在這社會講求溝通與體諒,犯錯當無事的年代,我有時真有種感覺,我這種人實在應該只成為一位文青是否會更合適,但只能說,天父實在有衪自己的計劃與恩典,靠主一步一腳印,也求主憐憫我自己,在事奉的旅途中,成為一個與蒙召的恩(up to the standards)的人。

而在會員大會中,我們分享了一個特別的事項,就是我們執事會及同工通過一個議決協助一位落難的牧師及其教友,簡而之,就是他們會提供短期的行政支援,即如代收奉獻及幫他們租用地方等,一切都是無償。我笑說,很多人幫人的時候,都會看看那對象是否值得幫,但最起碼我及執事會,其實我們都沒有太多的深究就落實去協助,唯一的原則是幫人的同時,我們保障了自己不會有太大的可能傷害就夠了。我與會員的分享時,其實主耶穌救我們時,都不會只救好人,不救壞人,主救我們時,也不會看看我們的「履歷」才決定接不接納我們成為主的門徒,或者咁講,好人落難固然要幫,壞人落難也何嘗不是一個機會,我們用神最大的愛去勉回他行回正道中?我始終有一個想望,信耶穌就是要學主的樣式,跟主的腳蹤,這是我們一生要認定的「背起十架」。

當然,敞會一群可愛、清純、也很和平的教友,對我們這決定沒有半點異議,就連問答環節也一如既往,是「零問題」,或者,對於我們這間其實完全不熱情奔放,也不是牧靈智慧十足,甚至間中偷懶,求其事奉的教會,神仍然祝福我們的原因,有言道「清心的人有福了」。

最後,會員大會後,前主席滿有愛心,明明家住馬鞍山,更駕車送小弟往觀塘,讓我趕及下一站,望著他,想起前四年並肩議會的日子,我們也在車裡分享近日各自從神經驗的恩典,甚麼是教會?又或者甚麼是牧會?教會固然要還神福音的恩情,為主總要繼往開來,領人歸主,建立門徒,直見主面,但同樣,教會最動人的時候就是一份情,在情誼中走過來,在風雨中扶持著,我們不用証明誰比誰強大,甚至我們可在彼此面前分享生命的軟弱與無能,家本應是這樣,一個家,我們必有自己的位分,但家就是這樣平淡無味卻又細水長流。

望著三個家的相片,也望著今天突然收到的一張聖誕卡,我希望你們也與我一樣,喜歡迦南堂不華麗、簡陋、拙口笨舌、智力有限、更沒有樣子可賣的家,不止喜歡,甚至愛上,愛到一個地步,如保羅一樣,為主癲狂(林後五13)。

預祝 你們 聖誕快樂!

主末
牧師
2018年12月23日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